邓光荐抗元蹈东海

        邓光荐(1232—1303),原名剡,又名景禄,字中甫,号中斋,吉安县永阳镇邓家村人。南宋景定进士,任庐陵县尉,支持抗元,后随行朝至崖山,任礼部侍郎及学士院权值,宋亡被俘,与天祥同解往北,病留建康(今江苏南京)天庆观。南宋末年爱国诗人,词作家,第一个为文天祥作传的人。
    邓光荐从小就聪颖好学,深怀壮志,诗文俱佳,所以被县里选送到白鹭洲书院深造,与文天祥、刘辰翁等同窗共读,受业于大教育家欧阳守道门下。
    在白鹭洲书院肄业后,邓光荐于宋理宗景定三年(1262)考取了进士。在封建社会,中了进士就可以进入仕途,但邓光荐看到皇帝昏庸无能,权奸把持朝政,排斥贤能,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他便不去入仕,而像他父亲一样,隐居山林,连原白鹭洲书院山长江万里几次荐官全都被他婉言谢绝。
    德祐元年(1275)正月,邓光荐得知正在赣州知州任上的文天祥奉诏起兵勤王,保卫国家的消息,他立即出来响应,积极为文天祥出谋划策,协助文天祥到各县招兵买马、训练士兵和筹备粮草。他把家中大部分财产捐给勤王军充当军饷,将挽救国家、民族兴亡当作已任,为抗元事业奔走呼号。邓光荐跟随勤王义军一路北上,参与指挥援救常州的五木之战。当得知部将尹玉和五百义军在五木之战中杀敌无数,最后因寡不敌众而几乎全部壮烈牺牲时,邓光荐怀着无比痛恨的心情,挥笔写下了一首《哭尹玉》的悼词来抒发自己悲愤的感情:“励志忠勤丞相门,孤军血战竟谁援?伟哉一死无遗憾,何故张全负国恩”。① 邓光荐非常痛恨投降派的所作所为,恨不得把他们都生吞活剥了。
    德祐二年(公元1276年)正月二十日,刚刚担任右丞相兼枢密使的文天祥就被太皇太后派遣赴元营谈判。元军统帅伯颜无理扣留文天祥并挟持北上,勤王军也被投降派和元军解散。邓光荐无奈回乡。江西沦陷后,邓光荐又到福建避难。德祐二年(1276年)五月,益王赵昰在福州即皇位,是为端宗,改元景炎。时在福建的南宋宗室赵缌久听说邓光荐很有才能,想救国家于危难之急,于是就聘请邓光荐为干办官,推荐为宣教郎。不久元军攻陷福建,邓光荐只好随行朝转移到广东。元兵攻陷广州后,他和友人龚竹卿避居在香山县(今中山市)黄梅山。一伙强盗以为邓光荐身为朝廷官员,身边一定有很多金银财宝,于是在晚上实施纵火抢劫,邓光荐妻子、儿女12口人被烧死,只有他本人幸免于难,逃了出来。这次变故对邓光荐打击太大了!一度心灰意冷,借酒浇愁,但想到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岌岌可危,他又强忍着悲痛,忘却家庭的不幸,跋山涉水,去寻找行朝的行踪。他要到抗元斗争的最前线,为民族兴亡奋斗至生命最后一刻。祥兴元年(公元1278年)六月,邓光荐随驾至崖山(在广东省新会县南大海中),除秘书丞。第二年正月,擢礼部侍郎和学士院权直。二月六日,崖山海战中,南宋王朝彻底覆灭,十万军民葬身鱼腹,左丞相陆秀夫背着年仅9岁的小皇帝赵昺投海殉国。邓光荐也跟着投海自尽,但连跳两次都被元军从海里钩上来,自尽没有成功。元军主将张弘范知道邓光荐和文天祥关系密切,想通过邓光荐来达到劝降文天祥的目的。张弘范通过各种手段来引诱和逼迫邓光荐,但都没有成功,只好把他和文天祥囚禁在一起,作为要犯押往元朝都城燕京(今北京)。
    邓光荐被俘后仍没有停止抗元斗争,自客海难以来,写了许多怀念故国、思念乡土、充满爱国激情的诗篇,在被押北上在建康(今南京)停留的这段时间里,好友文天祥为他编辑诗集,诗集取名《东海集》,并亲自为之作序。在序言中,文天祥开门见山地指出:“海南诗而曰《东海集》者何?鲁仲连天下士,友人之志也。”意为邓光荐象战国时代鲁仲连那样,宁蹈东海而死,义不帝秦②。高度赞扬了邓光荐宁死也不向元朝统治者屈服的高贵品格。邓光荐虽然因病滞留,但想起风云变幻岁月中的个人遭遇,眼见南宋江山沦陷,目睹元兵的烧杀抢掠,而自己又不能救国家、救人民,他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静,他坐立不安,夜不能寐,借写诗来抒发亡国之恨和坚持爱国斗争的情怀,此间又写了不少诗词。
    在建康的一个多月里,文天祥常去看望病中的好友邓光荐,读国势,读人生,相互唱酬。他们的友谊真诚而挚热,达到了顶峰。他们是学友,是乡友,是同患难的难友,更是同仇敌慨的战友!
    邓光荐的品格是高尚的。他虽然因病免于北行,最后得以脱归,但入元后终生不仕,始终坚守着宝贵的民族气节。在南宋遗民中他以气节,义行著称。(刘祥宪、罗伙根)
    ①载《尹氏族谱,历代翰墨》
    ②《文山先生全集》卷十四《指南后录,东海集序》

  浏览数:

 

保护 惩处 监督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