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齐丘谏改税赋惠百姓

        宋齐丘(887-959),字子嵩,南唐庐陵(今吉安县)人。五代十国时在吴国、南唐任右仆射、平章事、丞相等职。晚年退职回家,隐居九华山。959年春自缢而死,谥号“丑缪”。
    宋齐丘为官时心系百姓,辅佐朝廷有方,使弱小的南唐很快成为十国中的强国富邦,他谏改税赋制度惠百姓的故事至今仍在民间广泛流传。
    宋齐丘步入仕途时的华夏神州,经历过五代兴亡、十国纷争、狼烟四起、战火连年的动乱岁月,黎民百姓遭受着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的动荡浩劫,承受着颠沛流离、水深火热的深重灾难。处在江淮富庶地域的吴国,也是一片满目苍夷的惨状,朝廷一时也拿不出恢复生产,发展经济的良策。
    时任朝官的宋齐丘,仍保持着庶民时那种常与朋友议政论,聊民生的习惯。一次在闲聊中捕捉到城里的店铺虽然生意萧条,但数量与日俱增的信息后,立即深入实地考察,发现是一些弃农经商的农民开办的。宋齐丘顿时恍然大悟,原来这是吴国的田税只收现钱,不收谷帛而导致的后果,脑海里立即冒出一个改革田税制度的方案。
    一次朝议时,宋齐丘抛出田税改革方案:一是改田税收现金为缴谷帛,鼓励农民安心种田,发展生产。二是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,让农民得实惠,将每匹绢五百文提高到一贯七百文;绸六百文提高到二贯四百文;绵每两十五文提高到四十文,且不能按市价跌落时的低价结算;三是农民所交租税的实物,要按高于市场价格3-4倍的标准计价抵税款,鼓励农民多交田税。
    话音未落,朝议厅中就像炸开了锅,哗然一片。群臣极力反对,认为这样做将会使朝廷受损,国库空虚,怎能富邦强兵,阻敌入侵?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朝议厅成了唇枪舌战的战场,指责声,争辩声此起彼伏。
    “我们是少年苦读书,壮年入仕途,终身受俸禄,你宋齐丘不学无术,哪里懂得理政理财。”朝廷一官员趾高气扬地指责宋齐丘。
    更有甚者,指责宋齐丘是“敌国帮凶,想从内部搞乱政纲,毁我社稷”,要把他贬为庶民,驱出朝廷。
    一声声指责,一声声谩骂,一句句冷嘲热讽,就像一把把尖刀直插在宋齐丘的背心上。宋齐丘一生坎坷,没有考取功名,他改革税赋的建议,实是富民安邦强兵之良策,而那些因循守旧的朝廷官员却不理解。
    宋齐丘面对着声声指责,胸有成竹地阐述:钱银不能直接从谷帛中产生,而田税制度规定必须交现钱,这就迫使农民生产谷帛后还要经过一次货币交换的过程,谷贱伤农的情况时有发生,这样做农民风险增大了,直接影响了农民的利益,造成农民不愿意种田,都去开店挣钱,长此下去,农田荒芜、百姓饥寒,哪里有商可经,有钱可挣。只有农民富裕了,国库才能殷实,国家才能富强。面对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的朝议,一时难以定论,只好草草散朝。
    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事隔数日,宋齐丘又在朝议时提出了废除“丁口税”的奏议,这等于又在朝廷丢了一颗重磅炸弹,反对的声浪就象海啸时的浪涛声,一浪盖过一浪。有的官员还引经据典进行反驳,说丁口税历朝历代都有,史籍上有“国家税收,三分之二取于民田,其一取于丁口”的记载,不能废除。
说到丁口税,宋齐丘的眼前时时浮现出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卖儿卖女的凄惨情景:有一次,宋齐丘外出会友,途中遇到一个身穿破衣烂衫,脸上刻满皱纹的老人,站在刺骨的寒风中,牵着一对儿女叫卖。看见宋齐丘过来,立即跪地求买。宋齐丘问其缘由,老人答道:“种田交税要现钱,家里人口多要多交丁口钱,我一生种地,人也老了,病也多了,家里早就揭不开锅了,哪里交得起这么多钱,只有卖掉最小的一对儿女换税钱,求大人开恩,行行好吧!”
    宋齐丘目睹了这一惨状,又一次体验到“苛政猛于虎”的含义,脑子里立即蹦出个“废除丁口税”的想法,可是奏议一出,又遭众臣反对。
    面对群臣的争辨,宋齐丘以理据争,“为君为臣者,首先一条是要忧国忧民,廉守忠孝节义,而目前国穷民困,赋税繁杂,国家怎能兴旺,众臣们都是三妻六妾,七子八女,谁交了丁口税?为什么百姓就一定要交?”宋齐丘的一番话,说得大家哑口无言。
    事后,宋齐丘利用工作之便,反反复复向皇上宣传“民为邦本”的古训,要树立君轻民贵的观念。王者以民为天,民以食为天。对民间疾苦毫无知晓,无关心体恤之情,这样的国君百姓不会拥戴。水能载舟,也能覆舟,只有百姓富裕,国家才能强大。在宋齐丘的劝谏下,吴国把宋齐丘的奏议作为“劝农之上策”颁布全国实施。老百姓种田的积极性十分高涨,开荒种地,复垦荒地,栽桑养蚕,丰衣足食。不到十年,呈现了“旷土尽辟,桑拓满野”的繁荣景象。

  浏览数:

 

保护 惩处 监督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