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文天祥

         吉安城北的螺子山麓,原来有一座气势雄伟的文丞相忠义祠,惜乎毁于战火,现已荡然无存。该祠建于明代弘治十五年(1503年),本称文信国公祠,后不断扩建,有正气坊、仁至义尽坊等,最后一次扩建为1953年。与其他纪念文天祥的堂馆不同的是,祠中还设立了忠义主百座,祭祀文天祥的忠烈部属。这个忠义的群体,为了民族的大义而献身,这正是庐陵人及文天祥的拥戴者不屈精神的集中反映。忠义祠中,竟有三个文天祥——
    民族英雄文天祥,天下古今无二人。就是1236年6月6日出生在庐陵县富田、自号文山、写出千古绝唱《正气歌》的那位伟人。他是庐陵人的骄傲,也是中华民族的骄傲,令一代又一代的炎黄子孙顶礼膜拜。说起文天祥,现代的吉安人出外都觉得脸上有几分光彩。可是,你是否知道,这位令元皇无奈、令奸小胆寒的巨人,竟然有人胆敢冒充他。在抗击元军进攻的战场上,曾经出现过三个文天祥,演出了一场场惊天地、泣鬼神的人间悲剧,也是传颂千秋的历史正剧。
    第二个文天祥,出现于宋、元军队激战于吉安境内之时。
    南宋朝廷自从偏安江南以来,一直受到北方少数民族的威胁。先是与金国对峙,后又与蒙古军开战,打打和和闹了100多年。朝廷总有奸臣作祟,弄得国弱民穷,时刻面临亡国之险。德祜元年(1275年),北方的元朝仗着兵强马壮,在统帅伯颜的率领下,浩浩荡荡向江南进攻,逼近南宋京城临安。在赣州任知府的文天祥起兵勤王,军队由吉安、赣州的勇士组成。可朝廷  打算投降,使文天祥的义军无用武之地。第二年年初,朝廷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,要他去仅距临安30里的元军营地皋亭山谈判。文天祥义正辞严地指责元军的侵略行径,拒不投降。谁知,南宋朝廷由投降派把持,6岁的德祜小皇帝宣布退位,带上国玺向元军投降。元军扣押文天祥,迫他陪小皇帝北上。文天祥在镇江机智逃脱,历经千难万险回到江南。这时逃到福州的南宋大臣,认为德祜皇帝被元军掳走,已不是国君了,便重新拥立了又一个小皇帝,称为益王。文天祥到福州投奔临时小朝廷,又被任命为右丞相兼枢密使。可是,把持朝廷的官员并不想夺回失去的江山,只是一味地南逃,打算逃到海边去。文天祥很气愤,便毅然在福建南平开府聚兵,组建都督府,重举义旗。消息传开,原来跟他起兵勤王的老部下纷纷前来,投奔在文天祥麾下。义军在山中紧张奋战,准备反攻江西,夺回失地。再以江西为基地,向北进击元军。文天祥的军府之中,有一个武举人叫赵时赏,屡立战功,勇猛过人。他十分钦佩文天祥的忠义,左右紧随,为义军督府典军,又任参议官,出谋献策,深得文天祥器重。
    1277年5月,文天祥率大军从广东的梅州北上,开始收复江西。义军英勇地与元军搏斗,很快攻克了会昌、于都、兴国等地,抗元的烈火在赣南燃烧。赵时赏率部攻打赣州,另几支义军攻下了永丰、吉水。同时,抚州、宜春等地的豪杰纷纷响应,抵抗元军,并与文天祥联络,愿听从调遣。江西的抗元斗争风起云涌,文天祥成为抗元力量的灵魂。
    元军统帅伯颜本来很得意,因为南宋朝廷投降了,新立的临时朝廷根本没反攻能力,江南的州县纷纷归属自己;想不到文天祥率领的庐陵子弟兵如此不怕死,明知大势已去,却仍不顾一切地抵抗反击。这是伯颜南下以来遭受的最大耻辱,他咽不下这口气。伯颜派一支部队去追赶临时小朝廷,把益王赶到了南海,又调集20万人的军队,分几路围攻文天祥的义军。他深知,不消灭这支不怕死的队伍,要占领江南是艰难的。文天祥的义军利用山林地势,与元军展开游击战,消灭了不少元军,但自己也伤亡惨重。过了不久,只剩下两万多人。元军步步紧逼,缩小包围圈,把文天祥的队伍围在永丰县境内一个叫空坑的山谷里。文天祥叫军士砍倒树木,劈成“鹿角”,埋在山谷通道上。元军骑着马追踪到了空坑,被“鹿角”所阻,进不了山谷。文天祥迅速组织突围。元军见势不妙,搞起火攻,弄得山谷里烟雾弥漫,加上这天山雾很大,相隔不远便看不清人影。元军生怕文天祥逃脱,分队搜寻过去。他们发现有几人抬着一顶轿子往山上跑,便疾步追了过去,一看,正是宋军都督府的轿子。元军拦住轿夫,厉声问道:“轿中何人?”此时,轿中人说:“大宋丞相文天祥在此,要杀要剐随你们。”话音刚落,轿里走出一位中年汉子,气字轩昂。元军蜂拥上前,手忙脚乱捆住了轿中人。元军大声嚷道:“捉到文天祥了!捉到文天祥了!”元军将官见所捕之人气度不凡,认定是文天祥,就停止围攻,去向伯颜元帅报功去了。到了军营,一个曾见过文天祥的将官,一眼便看出是假冒的,便拷问:“你是何人?竟敢骗我大军。”被押之人哈哈大笑道:“本人是我朝都督府的参议赵时赏,怎么样?赶快动手吧?能替文丞相一死,死得其所!”元军恼羞成怒,一刀砍下他的头。正在赵时赏坐轿冒充之时,文天祥组织义军突围。脱险后,他听说赵时赏顶替自己,很是难过,几次要去营救,但被将领劝住。文天祥便率残部向广东进军。
    第三个文天祥,出现在广东海丰的五坡岭。
    1278年6月,文天祥的义军且战且走,到了广东的海丰县。他得知新立的小皇帝已躲到珠海边,还有近10万军在护驾。他想见一见新皇帝,同护驾将领张世杰等商量如何保存力量,以图东山再起。可是,护驾的官员怕引来元军进攻,不同意文天祥见新皇帝。他又去联络广州的抗元力量也不成。文天祥无奈,只得孤军奋战。他想,江西曾是抗元的主战场,还是回到家乡去重整旗鼓,可望壮大力量,收复失地,还可以分散元军的兵力,使张世杰他们护驾的压力小一些。元军见在空坑没捉住文天祥,很不甘心,决定再度围攻。元将张弘正和李恒率13万人马从福州出发,水陆并进,直逼海丰。他们打算彻底摧毁南宋临时小朝廷的兵力,同时消灭文天祥的军队,以除心头之患。
    1278年年底,文天祥率部从海丰北上,向江西进军。这时,淫雨绵绵,风冷路滑,义军艰难地在山道上行进,时刻提防元军的进攻。12月20日午后,突然间天昏地暗,乌云密布。文天祥抬头望了望天空,很是焦急。他想,军士们连日奔波,十分疲惫,眼看又要下雨了,还是休整一会吧。元军主力还在海边,料想不会这么快发现我们的行踪。于是下令扎营造饭。谁知道,元军已悄悄追踪而来。他们怎么会知道文天祥的行踪呢?原来文天祥前段时间在潮阳屯兵时,听百姓反映有个叫陈懿的海盗,有五兄弟,经常骚扰地方,弄得鸡犬不宁。文天祥派兵去诛杀。元军一来,陈贼便立即投靠,自告奋勇当向导,去追捕文天祥。义军还没吃午饭,就被密密麻麻的元兵围住。文天祥见大势不妙,率将士左冲右突,拼死血战。正在危急之时,距文天祥不远处有一人大喊:“我就是文天祥,你们不是要捉我么?来呀!不要杀害我的弟兄。”元军一听是文天祥,便冲了过去,团团围住他。文天祥抬眼望去,那人正是战将刘子俊。刘子俊与文天祥同乡,都是富田人,还有姻亲关,两人一块长大,从小就是好朋友。文天祥在福建重举义旗,刘子俊投奔,在都督府中任宣教官,还管理武器和文书,是义军的重要将。他跟随文天祥出生人死,冲锋陷阵。文天祥跨上战马要冲过去营救,被元兵的绊马索绊倒,文天祥栽倒在地,元兵围上来七手八脚地把他捆住。文天祥怒吼道:“我是文天祥,不要为难那个自称文天祥的人!”
    文天祥终于被捉住了,元军松了口气。可是,为难的是两个都自称是文天祥,怎么办呢?只好交给将军张弘正去审问了。两个文天祥被推进营帐,都是衣衫破烂,都是横眉冷眼。士卒喝道:“还不快跪下!”第一个文天祥说:“要杀便杀,不必罗嗦。我文天祥乃堂堂大宋丞相,宁死不跪!”第二个文天祥说:“我是庐陵状元,怎么能向你们这班小人下跪!”张弘正莫名其妙,分不清哪个是真,哪个是假。他苦笑了一下,庐陵人真是怪,还有冒名顶死的!张弘正立即向元帅李恒报告,一是报功,二是请他辨认。李恒在皋亭山见过文天祥,来到军营一眼就看出真假。他假惺惺叫士卒给文天祥松绑。文天祥怒目以对,没有答理他。李恒走到刘子俊面前,恶狠狠地说:“你这个小子真胆大,竟敢冒充文大人!你想学赵时赏冒名顶替,好让文天祥逃走,这回你的心愿落空了。不过,看你忠心事主的份上,只要你投降,就不杀你,还让你跟我们去北方过好日子,怎么样?”刘子俊怒不可遏地说:“快闭上你的臭嘴!我能为文丞相而死,死而无憾!”李恒下令把文天祥押走,叫人搬来一个油锅,用柴火烧得滚烫,放在刘子俊跟前。李恒说:“我就不相信你们庐陵人不怕死!你不投降,就把你推到油锅里去!”刘子俊把头偏向一边,不正眼看他。李恒竟残忍地下令把刘子俊扔进锅中。第三个文天祥,就这样告别了人间。
    三个文天祥,同奏一首震撼环宇的庐陵正气歌。

  浏览数:

 

保护 惩处 监督 教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