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阳修魂牵梦绕的地方

2014年12月12日 15:35  中国纪检监察报 
【字体】 

寒江雪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我从师范学校毕业,分配在一家工厂子弟学校教书。那时,刚从“文化沙漠”中走出来,没读过几本像样的书,更甭说接触古典文学了。校长让人去几百里外的省城买回来一批书籍,其中有本《唐宋名家词选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。我如获至宝,当即借至名下。
  
  因为是繁体字排版,让人感到有点陌生。书中收录了欧阳修词27首,其中《采桑子》十首,翻旧阕,写新声。“轻舟短棹西湖好,绿水逶迤,芳草长堤,隐隐笙歌处处随。无风水面琉璃滑,不觉船移,微动涟漪,惊起沙禽掠岸飞。”欧阳修连续以十个“西湖好”直接赞美西湖风光,深情款款,一气呵成。醉翁的笔下,西湖百卉争妍,蝶乱蜂喧;急管繁弦,空水澄鲜;狼藉残红,佳景无时;满目繁华,云物俱鲜……置身于天容水色之中,醉翁感到“富贵浮云”,“疑是湖中别有天”,“人在舟中便是仙”。
  
  笔下之美,像浮游的画面,让人心潮荡漾!
  
  再看简单的注释:“此颍州西湖词;公昔知颍,此晚居颍州所作也;十词无一重复之意。”至此,心下既惊且喜,颍州西湖?这不是我的家乡吗?皖北阜阳,历史悠久,人文蔚盛,史称汝阴、颍州、顺昌。说来惭愧,之前我竟不知道大文豪欧阳修对颍州有如此的溢美之词。
  在家乡五里桥小学,我读过一年级一个学期,便随父母去了外地,对家乡的历史文化孤陋寡闻,知之甚少。作家刘亮程说:“文学艺术是人类最古老的心灵沟通术。”当下明白,眼前的文字,可以将时光、也可以将前人的脚步联串在一起,铺成一条文化之路。有了这条路,才有了一条通古博今的文化纽带,息息相生。
  
  是古人的文字,让我对家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。
  
  所谓颍州西湖,原来就是家乡人称之的“三十里河”,我们进城或走亲戚,都打那儿经过。至今难忘那个场景,一条宽阔笔直的马路穿过三十里河,两旁高耸的白杨,到了那里就没有了,代之是一望无际的大水。大水明亮亮的,一直铺陈到天边,烟波浩渺。走在那段路上,像是走到另一个世界,水甜腥,风凛冽,天澄碧。这一片静水,清澈湛蓝,鸥鹭曼飞,仰卧天地之间,不发一言。她,是在回想自己曾经的沧海桑田?还是在叹息自己多舛的命运?欧阳修笔下的颍州西湖,真的就是这一片一望无涯的大水吗?
  
  改革开放,家乡发生了巨变,“大田”乡改名“西湖”镇,“三十里河”复名“颍州西湖”。颍州西湖多年来得到了一些保护性开发和修浚。
  
  古时,颍州因西湖而繁荣,西湖因颍州而扬名。无疑,欧阳修与颍州西湖的不解之缘,为颍州西湖增添了一道厚重而亮丽的人文景观。
  
  北宋卓越政治家、文学家、史学家欧阳修祖籍江西永丰,生于四川绵阳,卒于安徽颍州。他官至参知政事(副宰相),达到“生前事业成三主,天下文章无二人”的崇高境界。他一生除在京辅佐朝廷,还历任十余个大小州府郡县的地方官职,都在那里留有令人追怀的政绩和精美诗文,如《醉翁亭记》等。但是,欧阳修对颍州情有独钟,一往情深,视之为第二故乡。“朱轮西渐无遗爱,白首重来是故乡”,道出了他对颍州的特殊感情。皇祐元年(1049年)二月,欧阳修自请任知颍州。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里,他兴农桑,重水利,治西湖,修三桥,建书院……留下许多勤政为民的政绩。欧阳修一生曾八次到过颍州,留下了知颍、思颍、归颍诗词近160篇。
  
  熙宁四年(1071年)六月十一日,欧阳修致仕,七月即归隐颍州。他要在颍州安享人生惬意的时光。然而,次年七月二十三日,他竟因久病体力日衰而逝,享年66岁。颍州,成为欧阳修的终老之地。
  
  欧阳修为何对颍州如此厚爱呢?
  
  欧阳修在《思颍诗后序》中说:“皇祐元年春,予自广陵得请来颍,爱其民淳讼简而物产美,土厚水甘而风气和,于时慨然已有终焉之意也。”在青州做官时,欧阳修在《青州书事》中这样怀想颍州:“年丰千里无夜警,吏退一室焚清香。青春固非老者事,白日自为闲人长。禄厚岂惟惭饱食,俸余仍足买轻装。君恩天地不违物,归去行歌颍水旁。”难怪后人这样评价这段话:“诵其诗,想其景,则升平气象了然在目。”
  
  天下西湖三十六,明《永乐大典》记载有八大西湖,其中颍州西湖和杭州西湖条目记载最为详尽。对于颍州西湖,欧阳修有“汝阴西湖,天下绝胜”;杨万里有“三处西湖一色秋,钱塘颍水更罗浮”;苏东坡则有“大千起灭一尘里,未觉杭颍谁雌雄”……可见,历史上的颍州西湖与杭州西湖齐名共荣,不分伯仲,同为天下西湖媲美的标准。
  
  由此可见,欧阳修将颍州作为退休安身、托付终老之地,与颍州的“民淳讼简物产美”、“土厚水甘风气和”应该有很大的关系。今日行走颍州,仍能感受到欧阳公笔下那种淳美的气息。“智者乐水,仁者乐山”,古代文人士子对大山大水多有寄情,欧阳修对颍州西湖的钟爱,也属性情使然。
  
  掩卷望天,我对过去那块贫穷、落后的乡土便多了一分崇敬,添了一分自豪。每每说起颍州,便想去一趟欧阳公所在的那段时光,看一眼当时的那片大水,然后,沿着时光小径,信步踱来,探寻颍州西湖的今古变迁……
  
  在家乡这片热土上,那个时代所发出的耀眼星光和温馨,总是令人难忘。
  
  

 (责任编辑:于洁秋)

  浏览数:

 

保护 惩处 监督 教育